向 明

吳興街記事 


 妻的手 

一直忙碌如琴弦的
妻的一雙手
偶一握住
粗澀的,竟是一把
欲斷的枯枝

是什麼時候
那些凝若寒玉的柔嫩
被奪走了的呢?
是什麼人
會那麼貪饞地
吮吸空那些紅潤的血肉

我看著
健壯的我自己
還有與我一樣高的孩子們
這一群
她心愛的
罪魁禍首 

 靶場那邊 

靶場那邊
雲挽著雲在驚慌的逃竄

靶場那邊
子彈追著子彈在貪饞的交媾

靶場那邊
人與人排列著
唯一的、朝著一個方向放槍

靶場那邊
晝空而過的呼嘯聲
在爭相走告
靶場的外面
還有靶場
還有靶場
還有靶場

 如此而已 

瘋狂得像小女兒般
枱子上的那些盆花
都把混身的解數使出來
一波又一波的
幾乎都聽得見吶喊

其實也沒有什么
只不過是在盆子裡
丟了些蛋殼
倒了些洗魚水
如此而已

如此而己
就如同妻拿買什麼找下的五角錢
買幾粒健素糖
塞在孩子的嘴裡
孩子就雀躍
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 

 吳興街組曲
   
   一 

四獸山橫向的把你一捺
就把你捺成了一條畏宰的蠶
走到頭
也去不了十里煙雲
走到尾
也走不掉十丈紅塵 

   二 

大都會
摔一條斷臂在這裡
恐水症必定併發脫水症

多想飛升成一朵云
而無論
把窗開向那一面
不是永恆
便是硝煙
不是鐘鳴
便是青罄 

   三 

公寓房開發著你
滾滾的車塵污染著你
祇能攀住都市這最後一面
綠色的牆
從此如想要開花
得把根植在自己掌心上


(吳興街位於臺北東區四獸山下的一條小街。五○年代極為荒涼,除了兵工廠,靶場和公墓以及寺廟外,夏天遇雨即淹,卻又因管線末端,常缺飲用水。
聯外公車只有一線,常常半小時才有一班。我們一家五○年代中即蝸居於此,在極度艱困便中,育兒成長。直至而今信義計劃區內當年的兵工廠、靶場、公墓、而今均乃豪門巨賈的億萬豪宅,而我等仍棲身在街末端的山坳內,分享街前端的熱鬧繁華。這四首詩都是記錄在吳興街的生活經驗。)



向 明 
資深詩人,詩論評家,原《藍星》詩刊主編,《藍星詩學》首任社長,著詩集、詩話集等十餘種。

創作者介紹

新地文學季刊 - 21世紀世界華文文學高峰會議

kuofeng193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