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主體意識與文學多元發展的辯證
                                                ──為「嚴肅文學」問題進一解 


1. 
  新世紀第一個十年不久將要走過。放眼世界大局,將近十年以來,從美國單邊主義强權走向世界多極力量並立的形勢,己是不可逆轉的歸趨。影響所及,就文學領域來看,尊重作家主體意識和文學多元發展,至今巳是文學人相當普遍的共識。 

2. 
  作家主體意識,是作家應該也必須堅持的根本意識。所謂主體意識,是以作家本人為主體,感受、觀察和思考事物,從而表現為創作思維的一種意識。主體意識,是作家思想獨立風格的顯示,也是作家創作自由精神的象徵。作家的創作,不僅要表現高度藝術造詣,更要表現充份主體意識,才有恆久存在的可能。作家如果放棄了主體意識,依附權勢,順風扯旗,猶如放棄了靈魂的醜類;即使一生作品極粉飾偽装之能事,回歸塵土,一切將化為青煙。 

  文學多元發展,是一個正常社會在文學發展過程中,無可避免自然衍生的現象。社會的構成分子,智愚懸殊,賢不肖共存,對於文化的需求,雅俗差異鉅大。在文學多元發展的社會,嚴肅文學和庸俗讀物之間,無數以文學為名的東西,儘可各搞各的,自由存在。雖然在現實中,庸俗的東西必然得到一般大眾喜愛;但是既不虞庸俗浪濤淹沒嚴肅文學,也無礙嚴肅文學矗立浪濤成為藝術燈塔。

3. 
  作家主體意識和文學多元發展,若植根在理想的文學土壤上,比較容易蓬勃茁長和美好結實。理想文學土壤,須是具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和「免於匱乏的自由」的土壤。這種土壤,在號稱自由的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也不易見。以這兩大標準,去看第三世界,過往歷史上種種封建的獨裁專制,各國需要以不同的形式逐漸蛻變和演化,人民要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還要再伸長脖子等。而資本主義運用金錢力量的經濟專制,又舖天蓋地而來,造成貧富兩極化的社會現實,使弱勢百姓苟且存活也異常艱難,談不到免於匱乏的自由。

  當世許多圝家,遭受政治的經濟的專制壓迫,幾乎成為文學的荒原。如此情境,期望作家都能堅持獨立的主體意識,期望文學呈現自然的多元發展,只能求之於遙遙遠遠的未來。文學荒原,罕能產生獨立不倚的作家、遑論產生文學大師?勇於以「大師」姿態招搖的舞台角色,竭力營造個人的輝煌而攫取稚弱心靈的崇仰。貪婪享受現實名利的誘惑,引誘不少原本樸素厚實的文學人,閹然媚世加入譁眾取寵的行列;也教導一些急於出名的文人,不擇手段地戲耍文學。 

4.
  作家主體意識,必湏是拒絕依附權貴而獨立思考的意識。文學多元發展,必湏以虔敬態度向自主的道路前進。主體意識與權勢結合就變成失格的奴性意識,多元發展出之以戲耍就變成胡搞的文學肥皂劇。作家若始終堅持主體意識,即使意識的境界有參差,既能堅持下去,足見其文學風格的嚴肅。文學需要多元發展,即使多元的方向有紛雜,既能謀求持續發展,足見其文學態度的嚴肅。


  風格和態度嚴肅,正是嚴肅文學的基本特質。嚴肅文學,兼容並收,廣納諸家;對諸家的最低要求也正是嚴肅二字。 

──2008/11/07於台北新店山居

 

 

 

創作者介紹

新地文學季刊 - 21世紀世界華文文學高峰會議

kuofeng193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